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理财

旗下栏目: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

乘风破浪的小姐姐:基金直播热 有的“女团出道” 有的以一当十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8-10
摘要:文/新浪财经 许旻 提起直播,可能大家想到的是李佳琦、薇娅……这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。 实际上在他们之外,仍有另一片广阔的直播天地。在疫情的催化下,各行各业都掀起了“直播热”,如今这股热潮刮到了金融行业;而A股牛抬头,更是让基金公司在直播中担纲

  文/新浪财经 许旻

  提起直播,可能大家想到的是李佳琦、薇娅……这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。

  实际上在他们之外,仍有另一片广阔的直播天地。在疫情的催化下,各行各业都掀起了“直播热”,如今这股热潮刮到了金融行业;而A股牛抬头,更是让基金公司在直播中担纲了重要角色,越来越多的机构把线下路演搬到了直播间里。

  而直播的玩法花样百出,有的基金公司选择找外援,以“女团”形象出道,拼才艺展歌喉,为了吸引人气使尽浑身解数;另有公司搭建“草台班子”,让员工以一当十,从策划活动、调试设备到现场主持串场全部一肩挑。

  “我们做了这么多场,目前的感受是,做大V对话基金经理的模式效果最好。”某沪上公募一位参与直播的员工向新浪财经透露,金融直播不同于李佳琦薇娅所做的消费直播,这种直播真正的热度在于红包,“投资者抢了红包可以去买产品,这相当于薅基金公司羊毛让投资者体验我们旗下的产品。”

  秀才艺展歌喉……基金直播也很“拼”

  薇娅打太极、李佳琦跟小助理斗嘴、梁建章穿古装等等,大家总能在直播间看到亮点,但实际上,基金直播精彩程度不亚于此。

  最近,资管发起了一场直播就令人印象深刻,主播“花财妹妹”聊完了财经话题后,在直播快结束时,还弹起了古筝。而以往,直播间也曾出现过主播唱歌的情形。从效果来看,当时观看、点赞、评论互动数量均大幅提升。

  就金融直播而言,用发起人黄晓明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说的话来形容,才艺似乎成为了财经主播互动中的“加分项”。

  还有为了直播更拼的,在7月21日,深圳多家基金公司主播上演了一场“集体版吃播”。

  不仅于此,“美女”甚至“女团”也是基金直播的热点所在。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重新定义了女团选秀,而拥有余额宝的天弘基金则重新诠释了“女团直播”——起初只有一个人当主播,后来考虑到直播频次,于是慢慢新增成员,逐渐发展成为现在的5人组合。

  而营销人才的争夺,也在直播热潮中愈发明显。曾是财经微博“A股你莫愁”的网红主持人“添财酱”,如今加盟汇添富成了新主持担当;除了直接加盟之外,聘请颜值、趣味都在线的“外援”同样成为不错基金公司的选择,财经主持人一时炙手可热。

  “头部公司直播预算比较高,他们可以挖人、请外援,但我们只能自己搭草台班子。”某中小型公募市场部的赵照(化名)这样向新浪财经诉苦,他们公司想试水做直播,可是没有批下来很多预算,特别注重投入产出比,于是只能自己包揽所有活儿。“设备,我们自己买、自己调试;主持人,我们自己上;视频,我们自己剪。”

  自己干让他们摸清了这个市场的规律,“我们现在做一场直播的预算不超过1-2万块,如果请个财经大V钱就不够了。”赵照称,他们自己做的话,除了最初的设备成本,基本上每期能控制在几百、几千元以内。

  另一家上海公募电商部的孙可(化名)告诉新浪财经,最近为了做直播,他们人手紧缺,“没预算找外援,我们就从其他部门抽调同事帮忙。”该员工介绍,每天晚上8点左右的直播效果最好,因此他们一般晚上都要加班,从7点到8点开始直播2小时左右,到晚上9-10点才能结束。

  “不光是直播,我们平时该干的文案、策划一样不能落下。”一位被调去做直播的公募员工叹气,线上“作业”之后工作量骤增,但效果却未必能保证,“不同于李佳琦他们,买东西实惠就是实惠,我们直播更多在于给投资者陪伴感。”

  但无奈的是,现在直播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多,“有精力有人力的公司一天可以做三场,但我们一周能有一场就不错了。”上述公募员工认为,投资者看到他们家没有直播,而其他基金公司有直播,就很容易“移情别恋”,跑去别家看了,“没有陪伴,客户粘性就没了。”

  高喊买它?NO!基金直播难有“李佳琦”

  金融直播火焰燃起,而第三方代销平台可能是一大“战场”。

  支付宝平台数据显示,其理财频道的一场直播中,90分钟有200万人观看,交易金额达到15.5亿元。据了解,自5月28日支付宝宣布打通淘宝直播、正式开放平台直播能力,已经有55家金融机构把直播间“搬上”支付宝。

  7月28日晚间,不久前创下单日募资超1300亿记录的鹏华基金董事总经理王宗合,就在支付宝上开直播,1小时就吸引超过56万人在线围观。蚂蚁财富相关人士对新浪财经介绍,除了王宗合外,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、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、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、上投摩根总经理王大智都参与过直播。

  “目前支付宝是流量窗口期,他们鼓励大家做直播,听说理财通马上也要开直播。”赵照告诉新浪财经,现在机会很好,一方面支付宝等第三方平台支持力度大,另一方面监管层暂时没有“收口”。

  但是,赵照坦诚,目前的基金直播的“品牌效应”大于投产比,“我们也没预期能在上面卖多少产品,还是更希望通过直播做投教、做品牌,通过品牌口口相传,自然大家就会对我们有认知了。”

  “我们金融直播真正的热度哪你知道吗?还是在于红包。”沪上某公募一位参与直播的员工这样说道,投资者抢了红包可以去买产品,“这相当于薅基金公司羊毛让投资者体验我们旗下的产品,这种体验感很重要,如果他们体验了觉得我们替他们赚钱了,可能他们就会持续买我们的产品。”

  “我们做了这么多场,目前的感受是,做大V对话基金经理的模式效果最好。”上述员工介绍,“直播效果好不好就看红包多不多,基金经理知名度高不高,红包多了当然热度就高。”

  不同于李佳琦、薇娅的直播江湖,她表示,金融直播不可能找传统网红来带货,“网红的专业度难以保证,“真的找了网红,热度有了,可是他们真的清楚不同产品的区别吗?会不会误导投资者。”

  除此之外,她提到:“李佳琦、薇娅他们依靠的并不单纯是个人卖货的能力,实际上比拼的还有他们背后——通过供应链金融降低成本,带来产品让利。”但是,金融直播需要严谨的合规和专业的能力,她以此分析,价格比拼的做法几乎不可行,连宣传产品收益率都有严格把关,“我们不让讲业绩,比如净值增长率多少,累计回报多少,年化收益多少,这样一来,互动就少了。”

责任编辑:admin